• 400-650-0717

信托公司需做好非標融資業務轉型 擺脫影子銀行定位

發布時間:2019-07-31  

近日,在證券時報主辦的“2019中國信托業發展高峰論壇”上,在主題爲《主管管理的平衡之術》圓桌論壇環節,圍繞著主動管理、信保合作和服務信托等話題,粵財信托董事長陳彥卿、四川信托總裁劉景峰、陸家嘴信托總經理崔斌及平安信托副總經理顧攀等4位信托公司高管展開了激烈討論。

風險控制尤爲關鍵

主持人:2018年以來,複雜的經濟形勢與監管形勢給諸多金融機構帶來巨大挑戰。在通道業務規模收縮,主動管理規模擴張的當下,貴公司是如何考慮收益與風險的?

陳彥卿:10年來,信托業從通道業務起步,不斷發展,規模日漸增大已是共識。與其他機構相比,綜合服務是信托公司的優勢。

我認爲,風險與收益的平衡與每家公司的資源禀賦、區域條件還有轉型方向密切相關,不同的公司可能有不一樣的方案。

在權衡過程中,粵財信托將以穩健爲主,主要從信托報酬與客戶的投資收益進行平衡,逐漸從低風險的通道業務轉向主動管理,實現收益和風險的匹配管理。

顧攀:過去3年,平安信托通道業務一直在萎縮,主動管理業務規模已經超過總信托規模50%以上,實現連續3年增長。信托行業需要做好非標融資業務的優化轉型,推進信托資産的非標轉標,切實擺脫“影子銀行”的定位,建議行業在以下三個方向深耕:

一是做精非標。在産業升級、城鎮化建設等國家戰略指引下,支撐基礎設施及相關産業長期發展的外部環境依然看好。附帶有抵押權的産品結構設計和信托公司專業的資産處置能力,是信托公司區別于其他資産管理公司的一大優勢。

二是非標轉標。信托業要逐步推動建立起資産流轉平台,增強私募債、私募股權的交易性、流動性,打破非標困局。推動建立資産流轉平台推動信托資産非標轉標,是解決信托非標資産安全性、流動性、穿透性問題的重要一步。

三是風控策略。在轉型過程中,信托公司務必同步加快風險項目處置,消化曆史包袱,改變市場剛兌預期的重資産模式。從而實現輕裝上陣,這是信托行業長足發展的重要前提。

信保合作有新方向

主持人:信保合作新規近期落地,您如何看待給信保合作帶來的具體影響?貴公司與保險公司的合作有沒有碰撞出新火花?

劉景峰:與2014年發布的38號文相比,新規對保險資金投資信托的門檻有所放寬,有利于信保合作業務的開展。具體影響有以下幾點:一是信托公司門檻降低;二是主動管理的責任增加;三是增加了外部評級和增信要求。

業務合作方面,一方面,信托公司可以向保險公司推薦資産。保險公司現階段處于資金荒階段,信托公司可以發揮資産端接觸廣泛的優勢,向保險公司推介優質資産。另一方面,信托公司可以幫助保險公司匹配資金。針對新規提出的集中度要求,信托公司可以承擔保險資金撮合方的職責,幫助各大保險解決資金匹配問題。目前,我們正在和保險公司保持積極接觸,接下來會有符合新規要求的産品出現。

崔斌:關于信保合作新規落地對信保合作業務的影響,我認爲主要有三方面:一是信保合作通道業務將繼續被壓縮,促進信托回歸主動管理;二是險資更加偏好低風險、高信用産品,未來重大基礎設施和重大工程項目將成爲信保合作重點;三是在銀信合作受限情況下,保險資金有望成爲信托重要資金來源。

根據陸家嘴信托最新制訂的3年戰略規劃,公司定位于“成爲聚焦城市高質量發展與高品質生活的國內一流綜合金融服務機構”。我們公司將從三個方面加強信保合作:一是根據一帶一路、長三角一體化等國家戰略,積極參與政府引導基金、産業基金,引入險資對接重大工程項目;二是努力提升主動管理水平,增強産品投資的吸引力,與保險公司建立長期、穩定合作關系;三是發揮信托靈活的制度優勢和功能優勢,圍繞保險資金需求,爲險資量身定制個性化理財産品。

大力開拓服務信托

主持人:2018年信托業年會上,銀保監會領導明確提出要堅持發展具有直接融資特點的資金信托以及發展以受托管理爲特點的服務信托。針對這兩方面,貴公司這大半年來的主要動作是什麽?

陳彥卿:監管政策密集出台之後,粵財信托也在考慮轉型。但信托公司股東背景、區域禀賦、區域産業情況不同,方案也不一樣。

粵財信托聚焦廣東省和粵港澳大灣區,市場空間比較大。在區域布局上逐漸轉向長三角、京津冀還有西部一些比較好的區域拓展業務。

從具體做法來講,粵財信托今年工作主要有三方面:首先是業務專業化,即使是通道業務,也強調主動管理,而不是被動承接,我們鼓勵團隊培養自己的專業能力;第二方面是我們聚焦區域,提供專業服務;最後一點是強化內控,嚴控風險,不做超越能力範圍的項目。

顧攀:服務型信托的範圍比較寬泛,最典型的服務信托有保險金信托、公益信托(慈善信托)、家族信托等,信托公司提供運營的服務、提供清算的服務、提供募集的服務等。平安信托設立了專門的團隊,有專門的KPI跟蹤,去推進這些業務往前發展。

理財子公司沖擊不小

主持人:未來資産管理行業的重要參與者——銀行理財子公司陸續開業,這將給信托行業帶來哪些沖擊?是否孕育著一些發展機遇?

劉景峰:作爲資管行業最重要的資金方銀行的資産管理機構,銀行理財子公司對信托業的沖擊比較明顯。一是資金端競爭加劇,二是資産端對信托公司依賴度降低。

信托公司通過多年的積累,也在特定業務領域具備了自身的競爭優勢:信托公司非標項目管理經驗、管理能力突出,信托公司高淨值客戶積累深厚;家族信托等信托本源業務將成爲信托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由于理財子公司剛成立運行,同信托公司的業務合作還處在探索階段。但二者在目標客戶的定位和投資的風險偏好等方面都有所不同,今後雙方在資金資産匹配等方面,都有許多可以互利共贏的機會。另外,不是所有銀行都可以成立銀行理財子公司,大量中小銀行可能還不滿足這個條件,也沒有資産管理的能力,跟信托公司還是有不少合作機會。

崔斌:短期來看,理財子公司剛剛成立,更多需要關注制度建設、團隊組建和內部協同等問題,與信托的市場競爭並不明顯。長期看,隨著理財子公司業務模式逐漸成熟,公司發展步入正軌,與信托之間的競爭與合作共存,且合作大于競爭。

應對銀行理財子公司的快速發展,信托公司應從以下三個方面著手:一是加強資金端建設,短期重在加強直銷能力建設,長期則要打造財富管理核心競爭力,不斷積累機構客戶與個人客戶,根據資金端的不同需求提供差異化信托服務和産品;二是在資産端加強專業投資能力建設,鞏固在非標投融資領域的專業能力,提升專業價值,同時加大標准化産品開發力度,爲客戶提供大類資産配置服務;三是發揮信托在機制創新上的優勢,構建靈活的組織架構和市場化的激勵機制,組建高素質人才隊伍,充分激發經營活力,使信托公司在資管行業成爲不可替代的中堅力量。

來源:證券時報 楊卓卿 胡飛軍

信托講堂
  400-650-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