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 400-650-0717

標債大勢所趨 非標也非“毒藥

發布時間:2019-10-28  

專家熱議《標准化債權類資産認定規則(征求意見稿)》

日前,一則《標准化債權類資産認定規則(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認定規則》)得到市場各方關注。被市場稱爲“非標大戶”的信托,同樣會受到影響。標與非標,未來如何應對?《金融時報》記者就相關問題采訪了業內專家,傾聽各方不同觀點。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非標不是非要禁絕

標與非標的認定,對債務融資是個大一統的標准,信托也在規劃的範疇中。目前信托主流産品的客戶對象仍是高淨值客戶,屬于私募産品領域,高淨值客戶私募産品投資非標是沒有問題的,但對資本的占用較高,或將導致理財收益優勢下降。

過去,信托給投資人的感覺是能剛兌,而且收益更好,所以産品供不應求。但按照監管要求,隨著老産品逐步消化完畢和2020年切換時點的到來,打破剛兌會影響投資人對信托的購買行爲。同時,對房地産的調控,也會影響到信托公司合意資産的可得性。

嚴格來講,信托沒必要轉標。信托本來是私募産品,在非標方面有其優勢,可以不用轉標;而且非標在成熟的經濟中對應的是另類投資,非標不是“毒藥”,不是非要禁絕,而是說作爲一種産品,從與客戶匹配的角度,需要做好風險防範和客戶適配性管理。

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執行所長邢成:轉型迎先機

此次《認定規則》是在資管新規基礎上進一步細化,明確羅列了屬于標准化債權資産的各項條件,對于不在“白名單”裏的,則按照非標准化債權資産認定。對資管行業的沖擊首當其沖的是銀行理財業,信托不是主要對象,但也有緊密關聯。

在非標資産中,信托産品扮演著重要角色。一方面,這是由信托傳統業務模式和定位所決定的;另一方面,在非標轉標過程中,信托再次采取了徘徊、觀望的態度。這與其自身的業務結構、産品結構有關,更與信托公司的經營理念、創新意識、轉型魄力以及戰略目標有關。大多數信托公司並沒有與時俱進,沒有按照監管導向超前進行轉型和創新,仍舊在傳統業務模式的慣性下,延續以非標爲主的産品結構。《認定規則》一旦落實,轉型步伐慢的信托公司一定會面臨更大壓力。

事實上,無論是“白名單”方式,還是“五要素”標准,都與信托産品的轉型方向高度吻合。《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中就有基金化、標准化的要素,也有信托受益權劃分爲等額份額的信托單位等表述,中國信登成立後有了産品登記,對信托來說,轉標是具備有利因素和先發優勢的。

未來,資産證券化産品可能成爲信托公司轉型的主要方向,在這方面信托公司已有嘗試,應進一步深化和完善。除此之外,還要拓展服務類信托業務和公益慈善業務。只有真正回歸本源,才能站穩腳跟、贏得先機。

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李憲明:標債業務不會一蹴而就

《認定規則》是對《關于規範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的細化,進一步完善了標准化債權類資産的認定條件,適用于包括信托公司在內的各類金融機構開展的資産管理業務。

標准化債權類資産是指依法發行的債券、資産支持證券等固定收益證券,是具有可等分化、可交易、流動性強等特征的新型金融産品,其豐富了公募産品的投資範圍。

非標資産在信托公司的業務中占有很大比重,目前也是信托資産的主要財産類型。信托公司的非標資産業務是我國經濟發展到一定曆史階段特有的現象,在彌補傳統金融供給不足、支持實體經濟發展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其他國家信托業發展過程中,也在特定時期內經曆了類似的發展階段。但是,隨著我國社會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發展,金融功能與結構逐步完善,信托業的這一曆史使命也將完成,應當根據新的社會與經濟需求轉型發展,承擔起新的使命。

開展標債資産業務是信托業轉型的重要方向之一。應當看到,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發展是一個長期過程,在這一過程中,信托業的非標業務仍然有其存在的必要性與必然性,在一定時期內將繼續發揮其應有的曆史作用,信托業務標債資産的發展不會一蹴而就。

來源:金融時報 胡萍

信托講堂


財富

歡迎關注 誠財富微信公衆號

財富
熱線

400-650-0717
財富熱線,專業服務

産品
預約

消費者
權益